何曾是归人

[翻译]My Dear Stephen William

Hineni:

我亲爱的史蒂芬·威廉:


原谅我这样称呼你,教授,这么多年过来我差不多都快忘了你名字的拼法。


在我生命中你似乎总是同“忘记”一词联系在一起。好比你曾拯救我于忘记我们其实不需要理由就可以凝视夜空。好比你曾教会我试着去忘记我只是大地上的一个平凡女孩。更有甚者,好比你宁静的面庞曾使我忘记有一天我也会用过去时态来描述你。


然而,你不曾忘记任何事。关于宇宙,关于命运,关于时光之河与好奇之心。


我想告诉你,在物理学的花园中你是我童年的象征,而事实上,我本想说的是“我的第一位爱人”。但“倘若没经过你的允许我该如何拥有你?”,莎士比亚如是说道。


我看过两部与你相关的电影以及三本你写就的书籍。无论是电影还是书,都未给我留下清晰的印象,因为每当我看它们,“这个男人在写作《时间简史》的那段日子里每分钟只能打四个单词”所引发的深切悲痛便要击中我,我于是情难自抑地落下泪来。然后我合上书本,让思绪长时间地漫步在虚空中,四下一片寂静。


而你仍然领我走向知识的殿堂。在你给予的支持下我阅读爱因斯坦,没错,你离世的日期曾是他的生日。你们这些无神论者常让我相信上帝的存在,难以置信,是不是?大概这与宇宙有几分相似,妙就妙在答案无处可寻。


你也同样不曾有哪次回答了我的问题。任何我感到困惑的时刻我就去询问我脑海中那个和你相像的影像。我问为什么这春天一次又一次重返人间,可始终只有一个我在此忍受苦难?为什么当我与那些有特殊意义的人待在一块儿的时候我无法延缓时间流淌?为什么每次发生在自然本性与我之间的对话我不能成为主宰?


你不回答。


但你微笑了。


一个微笑掷向我,向这世界,向时空深处的无尽黑夜。


我看见海上最璀璨的那颗星子在你眼中点燃火焰,而你的眼神仿佛在说:“继续追问吧,孩子。总有一天你会得到答案。不从我这里,是从你心里。”


所以我从不敢停止追问。所以我哭、我笑、我奔跑、我沉沦、我跌倒、我站起来、我永恒追问。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来感谢你的贡献,或说些什么以示我对你毅力与勇气的仰慕,写一封信给你比读你的书更是个挑战。我的教授,今天我终于在你这儿颤抖。趁我这一世盖棺定论还留存期限,也许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期盼你在天堂拥有美妙光阴,即使我们对光阴所知甚少,即使你不甚喜爱天堂之一概念。


            在您面前永远的小女孩。
            2018.3.15

[海森]一封信‖你融化了北欧

几度颤栗。如同评论所说,此文最大的成功不是精准刻画了这对cp之间的情感,而是塑造了一个真实的形象。坦率而真诚,让爱变成好的东西。让人不忍心怪罪或发表遗憾,只能发出一声感慨而欣慰的喟叹。

Hineni:

之前还有姑娘问我搞不搞锤基,惭愧惭愧,我是那种萌到深处自然rps的人,而且不很喜欢混热圈。不过这应该会是我唯一一篇海森啦!!


以下正文


--------------------------


 


 


亲爱的克里斯:


今天伦敦没有雨,我独自乘地铁去逛了逛这座城市中我最为之着迷的几处,被不可多得的美丽景色催促着,决定要给你写信。别慌,我不会动辄跟你讨论什么古希腊悲喜剧的,古典文学系的毕业生还不至于那么可怕。


很难说这封信能有多长,但不会太短,毕竟你给过我二十多封信和不计其数的小纸片,而这很可能是我给你写的唯一的信函。我想对于我的信你必定打算一口气看完,所以找个你空闲的时间来读。但我又想,或许你会在收到它的第一秒就迫不及待地展开,一边沿着我被你夸过漂亮的笔迹读信,一边三心二意地锁上信箱、端起你来时拿的柠檬水、在跨过门槛时不留神绊了脚、把饮料洒了一地。


你好像会是这种人,我已经可以预见到了。


我走在剑桥的青草地上,路过了清可见底的河流,想着九月份颁奖礼上你的眼睛。那像是晚霞笼罩下的海面,蓝与红不愿相容,气氛失落而宁静,有种迟疑的美,并且充满水汽,即将等到一场雨落。结合当时我们的谈话,我猜我能够认出这幅画正无声倾诉的遗憾——你以为我不爱你,或者更准确来说,你以为我从没爱过你——时间趁我们日常忙碌,已经走出很远了,克里斯。我亲爱的、亲爱的克里斯。


当时我才给我的合作伙伴念完颁奖词,在通往休息室的走道里遇上你,你跟我打招呼,把玩着一支未点燃的香烟——它在你手中小得像火柴棍。我靠近与你寒暄,你问我这些在公众面前给人的夸赞有几成是真的,我告诉你我从不说假话。


你垂下脑袋,带着点抱怨的语气说,我用在她身上的形容词是你的两倍,而且那些片场相处的细节把她烘托得可爱动人到了极点。我想反问你,要我怎么告诉大家,自己在小憩后摸黑起来开灯却不小心碰到你敏感的身体,或是你执意要跟我一起贴着墙根看雨却因为健壮的体型把胸口的衣服全淋湿,亦或是当我为某些话题不得不装得腼腆让围坐在一起的剧组众人都哈哈大笑时,你一个人抱住手臂,望着我不愿眨眼。


我回答你,对一个人的喜爱不能靠形容词的数量衡量。


你点头,表示哪怕我用过百万个词语赞扬你,你仍不敢下定论我心里果真装了你。


“对了,你愿意参演我的莎剧吗?”


你记得这个句式。“认真的,考虑一下演我的罗密欧?”“莎士比亚相关你要不要来?”“兄弟,你看莎士比亚怎么样?”我问过你许多次。


“算了吧汤姆,”你无奈道,“但凡稍微了解我一些的人就会知道我无论身形还是气质都不适合莎士比亚。”


我对你的答案也印象深刻,有时你是不以为意的,有时是恼怒的,有时是绝望的。但总归你会拒绝这个邀请。我说过除开演员的基本素养,这里唯一需要的特征是天真,而天真的维度里你是如此富有。你没有相信。


大概是我的策划出了差错,我应该提前告诉你,邀一个人去演出莎士比亚的戏剧,是我此生能够给出的最高褒奖。这意味着我认可了这个人即使看上去稍显莽撞,其实有一颗柔软温暖的心;即使会被磨难击打得万分疲惫,依旧有重新站立的勇气;即使我难以真正被他拥有,他也获得了我全部的珍视和同情。


我不知道我是否在小题大做,只是每次对于这个问题你说“算了”的时刻,我都看见冥冥之中有支笔划出一条线,你在一侧,我在另一侧,向我证明着我们永远不能通透地理解彼此。也许我们之间存在引力,但除了对方,我们所重视的各不相同。


这恐怕也是你曾经说我亲切、友善,同时不乏冷淡的原因。你第一次提时我们还在拍第一部THOR——当然你后来还说过很多次,宣传期的访谈传播开后,由于剧中角色与现实的反差,以及你似乎更开朗,又因为要掩饰倾慕而不敢放任自己在镜头面前注视我,让大家都以为我对你感情更深;你说起这些总是忿忿不平。我犹记得那委婉渴求友谊的第一次,那时我就看见了你的爱,我没有承认。承认我们超越友情的爱意曾是我永恒的痛点。


才认识不久的那阵子,你打电话给我说,你多了一位非常执着的男性追求者,对方对于澳大利亚的婚姻登记制度置若罔闻,根本不在乎你是否已经组建了家庭。“要我我可能也没有那么在意的,”我说,“结了婚怎么样呢?关键是你要告诉他,你对他完全没有感觉,他和其他千千万万个不论性别如何的追求者没有不同。”


你沉默了。


回想起来,我怪自己太迟钝,不知道你把我这句话当作是我对你态度的回应。不,克里斯。我不接受你,的确不是因为你的婚姻,但在那最后一次之前我也从未拒绝过你。如果你希望我为你寻找一个证明,我会把时间倒带回拍摄《诸神黄昏》的时候。不论何时我想到洛基的命运,都会神伤不已,而第三部时的情况还要更糟,我独自背负这个秘密,就像全世界在第七本书出版之前除了作者只有艾伦·里克曼知道斯内普教授的最终结局。我一个人时也还好,顶多让我年老后加几条皱纹,可你来了,你坐在我对面,你蓝色的眼睛那样关切。拜托,我真的是个很容易哭的人。


第一部时你爱上我,第二部时你表露了心迹,几年后的第三部你按住我擦拭过泪水的手,终于吻在我嘴唇。没有任何深入,像是明白我不会给你反馈。你放开我时我含糊地说了一句话,你以为我说的是:“你一定是个混蛋。(You must be a bastard.)”我大笑,没有纠正你,反倒顺着你的话嘲笑你刚才吃下去了不知多少化妆品。于是你也笑起来。


现在公布谜底,我当时说的是:“你错过了最好的我。(You’ve missed the best of me.)”我是在不满你吻得太晚,我面色已不如从前红润,皮肤已不像从前光滑到令恋人发出感叹,连头发也没有从前的茂密。


我情愿你吻了最风华正茂的我,尽管我不能认同这份企盼。所以别怀疑那些年我对你的爱,克里斯。


我们共度了太多太多的快乐时光,年轻时的我虽抵触自己分享了同性间的浪漫,但始终无法抗拒你慷慨给予的快乐。不可避免地,当我写下这句话,我脑子里又在放电影,然后被我推着快进最后停在冰岛,那时你还没用一会儿美式一会儿英式的英语向我表白。(顺带提一句,澳洲口音也没什么不好。)泡温泉的你绝不会和我身处同一个池子——我身边众多熟人环绕时你常常选择在远处观望。可一旦他们离开,情况就会大有不同。


有天我们走到了几公里外那座雪山脚下,你还有印象吗?我们爬上小丘,说着些白痴透顶的话,模仿神王巡视自己的疆土,接着你请我大声朗诵一首十四行诗。有何不可?我巴不得你也跟我一起崇拜英格兰的文学巨匠,但我还没诵完最后一段,你异常紧张地问我有没有听见其它响动。我什么也没听见,你让我安静下来仔细听,几秒后大叫:“是雪崩!”抓我一道滚下山坡去。我真是信了你的邪吧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在那“临死”的关头居然还担心了你女儿的抚养问题,而你只不过想创造一个拥抱我的机会。


我正在微笑呢,别假装你猜不到。


冰岛是个地热可供发电的高纬度国家,你说这和我倒有几分相似。你不知道的是,在我看来,你的支持与坦诚相待打通了地心与地壳的连接,好让这内心的暖流得以上涌。你我走在白茫茫的天地间,你滚烫的真情融化了北欧,于是我们并肩踏进神话里。


在我们朝夕相处的日子,以及我们分处地球两端你仍热情不减的日子,类似的让我头疼又忍不住勾起嘴角的例子数不胜数。我要感谢你对我的追求方式,感谢你只在约我出去打球后才会状似无可无不可地请我喝杯咖啡,感谢私人酒会上你乐意欣赏我握着别人的手跳舞,感谢你也许有无数次打算送我玫瑰却终究放弃了这个念头。这些虽然未尝促使我答应你的请求,但令我的生活依然掌握在我手中。我无力想象自己要如何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即使到今天也是一样,可我会说,世上唯有克里斯你,是最懂得要如何爱我的人。


让我们再次在时间之河里撑动船桨逆流而上,去看看我们的第二个吻,也是最后一吻。相比第一次情况好似完全翻转过来了,仿佛阴和阳、洛基和索尔,然而始终连成一体。那是场安静的、慢节奏的,双方都认为自己受到命运亏待的争吵过后,你从后面像兄弟、像朋友那般环抱住我,在我纵容自己享受这难言的欢愉时你低头嗅我的气息;我发抖着要推开你,你的眼泪就淌进我脖子里。


比起以往任何时刻,我更清楚自己绝不可能像同人作品所期待的那样在你面前把自己变得柔媚,或是沉醉于受人支配、被人占有的感觉,我知道这也并非是你所期待的,但你的愿望我同样无法助你达成。我缺乏成为一个男人的伴侣的天赋,可我还是抬手拽着你的头发吻了你。以我狂喜的心和决绝的灵魂。


这个吻短暂而坚硬,我用尽力气吻你,也用尽力气抽离。这使得事情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故,我满溢的爱情未经我同意,全副武装,伪装成了怜悯。我一步步退后,每退一步都叫你受伤,我意识到我能为你幸福做出的最大贡献就是用火舌把你烫得体无完肤一次,好让你从此远离这在你眼中危险、明亮、张牙舞爪的火焰。我说:“就到这里吧。”到我们并行的旅途的尽头。


克里斯,从我在肯尼斯·布拉纳家见你那天起,你本来是那么坦率、放松、风趣,却在爱我的途中变得一天比一天苦闷、紧张、纠结,我夺走了太多的你,我必须把你还给你自己。我知道你会说痛苦是爱的证明,可如果一份爱连开头都不是令人愉快的,你怎么能奢望它在时间铁蹄的践踏下开出更动人的花来?


窗外日色已逐渐黯淡,我的信即将结尾,我得去找好邻居商量商量怎样拼凑食材解决晚饭。 


我写下这封信,并不是想通过追忆往昔来唤醒你对我的感情,也不是想对不完美的曾经进行弥补,只是在伤痛消匿、创口愈合的今天,我希望你知道自己的爱从来没有白费、从来都有回音。怀着无限的感恩祝福你,亲爱的克里斯,在往后的日日夜夜付出爱并收获爱,受温情环绕,被恰当爱待,始终保留率真与正直。


我思考着该不该署名,但可以看懂此信的人,想必也不难猜出我的身份。所以,这是我给你的信,克里斯!我不畏惧它成为存档,作为我离经叛道的证据,也不畏惧它被旁人展开窥视,因为以上所述皆是过去,不可否认、不可重演。过去已经在我们身后,呼声遥不可闻,你选择了新的道路,一条离我远去的道路,而那同样是你阳光照耀下的人生。


预祝新年快乐!


你真挚的,


汤姆·希德勒斯顿

miss you

想你了


心情如图

我竟然也有在KTV听情歌王的一天

其实对现状很满意 只是在某个时刻还是会怀念某个故事 故事 只是故事本身而已

好物分享笔记:

Mint_夏梵歌:

Guerlain 小黑裙唇膏试色。

陆陆续续的收了5支。色号 67、65、64、22、20。包装很可爱,滋润度不错,上嘴不干,香味很好闻,上色度和遮盖力感觉根据色号有所不同。图中试色都是反复涂了3到4层的效果。总的来说还是很喜欢的一个系列。

67 Cherry Cape:樱桃红。

65 Neon Pumps:樱桃粉。和67是一个色系感觉的,但是比67上色度弱不少。比较日常和自然。

64 Pink Bangle:比起67和65来说多了一点珊瑚色调在里面。

22 Red Bow Tie:正红色。还是挺年轻时尚的那种正红色

20 Poppy Cap:橘红色。橘感不是特别强,有一点珊瑚红色调在里面,上色度也不太强,很水润好看。

目前手头的这五个颜色都挺喜欢的~ 比较想收的还有003~